原來月老和孟婆曾是一對

奈何橋邊,一位女子跪在孟婆麵前哀求:“婆婆,我可不可以不喝這碗湯,我不想忘了他。”  孟婆:“人生苦楚,總逃不脫一個情字,你又何必如此執著?”  女子哭:“地府中人,自然不懂人間情愛?”  孟婆放下手中湯碗,望著天上幽幽一歎:“我怎會不懂,那時,他還不是月老,我也還不是孟婆……”

評論

威尼斯人唯一官网